喜樂的心乃是良藥,憂傷的靈使骨枯乾(文長慎入)

文章出處: 流星工作室

失火的天堂,天堂失火了,一個女孩帶著燒著的頭髮,燒著的棉衣,袖口冒著濃煙,從她家的廚房門裡跑出,狂奔向大街。

她,豌豆花,一個被詛咒過的命運,無論怎樣努力,命運好像都不放過她。最後選擇離開了人世。

好多年豌豆花的形象存留在我的腦海,以至於我對民間的一些關於詛咒,剋星等巫說產生絲絲的痛恨。

六月初三這個日子,民間傳說是烏鬼生,命中帶克。小時候,嬸子大娘,姑姑們經常嘴邊掛著一句話,這丫頭是掃把星。她們都說媽媽生了我以後就生病了。

這事根深蒂固的安放在我的心裡,未曾懷疑過,又不明白為什麼媽媽生了我以後會生病,內心一直愧疚。

一直到我上小學,媽媽病入膏亡的樣子深深刺痛著我的心,越發的讓我有負罪感。

解鈴還需系鈴人,有一天,媽媽因著我又好了起來。在此感謝上帝的恩典,他借著一個孩子的口把救恩臨到我們。

那天放學,我接受紅艷的邀請去她家玩,看到幾個長輩在做禱告,才得知紅艷家人都信上帝,後來紅艷說:小芳,也讓你媽媽來信上帝吧!

回家後,我把紅艷的話複述給媽媽聽,小小年紀的心裡並沒有太多的思想,只是隨口的一句話而已,可是事情並沒有因著我的隨便而結束。

幾天後,紅艷母親和幾位老人把我母親抬去了教會,那時候我的母親已經不能起來行走。藥渣鋪滿我家附近的馬路,此時回憶起來仍然心悸。

母親去了教會以後,沒過多久,就可以走路了,說話很精神,後來開始做起了生意,我的家有了生機,歡笑,溫暖和希望。

直到現在,我的母親快八十歲了,身體仍然硬朗的很。就是這樣從膏亡到健康上帝二次給我一個母親,所以我一直心存感恩。

這全都要謝謝紅艷,有過人的思想向大人們發出強烈的意願,這背後一定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動,使她們會去我家挽留我母親的生命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關於母親的病就其細節仍然是個迷,直到今天我開始落筆寫這篇文字的時候,腦海突然冒出幾個字:「喜樂是良藥……」於是我點開資料一切豁然開朗的在我的面前。

喜樂的心是良藥;憂傷的靈使骨枯乾。

這一句箴言得到社會歷史,人的親身經歷和醫學界的驗證和公認。

醫學研究證明,人體的免疫功能與心理因素密切相關。一個人心情長期壓抑,有不安全感和不愉快情緒,就可能患各種慢性病。

從這個論證里我得到了母親生病的原因。

爸爸的手藝遠近聞名,誰家遇事不想請個放心的師傅把事辦的圓滿。那時候的人講究情面,也就是人情重,淡泊名利。所以上門做工大都是人情活,不收工價的。

大家對我父親心存感激熱情款待,所以每次都醉熏熏的回來,醒酒的階段是我家經曆命運挑戰的階段,母親的嘮叨一聲緊過一聲,父親嘴裡留著口水語無倫次,不成句的謾罵聲夾雜多少怨憤。

母親的嘮叨不無道理,父親本來身體不好,長期喝酒,飲食不當,對他的健康更是不利。

繁重的人情活,母親的情緒極為不滿,因為我們兄妹五個要吃要喝,生活的擔子很是沉重。

父親最大的反感是嘮叨不收工價的事,情急之下會動手打母親。

此時我恍惚更多的明白父親粗魯行為背後的無奈,父親何嘗不想讓我們兄妹幾個吃好穿好,可是又挪不開情面,下不來意思收錢。

這就是中國人的面子,在那些年,逼真的演繹在我的面前,一幕幕仿佛昨天,可憐可悲又可贊,我不由得為這種精神敬佩了。

在那樣的社會背景和家庭情況之下,母親長年的鬱結,加上家庭重擔落在她一人身上,自然會生病了。

一次偶然從姑姑那裡得知母親病情加重的病因,在我出生後不久,父親一次很嚴厲的責怪,由於時間的吻合,之所以落下一個我是「掃把星」的名號。

查找母親的病因並以文字的形式曾現。是因為我實在迷惑我的出生是不是帶有迷信色彩。

母親的病,父親和我,這是時代的悲哀。

在此我給我的父親母親深深鞠躬,他們給我留下的記憶只有愛。

今天有幸能拿筆寫下這篇文字,了卻我多年的夙願,為豌豆花和那些被迷信思想受害夭折了的孩子喊冤。

更為今天在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,存受著不白之冤的孩子喊話,孩子的心是純真稚弱的,她不會要去相剋誰。全是道聽途說的迷信思想在作祟。

喜樂的心是醫治的良藥;憂傷的靈使骨枯乾。

媽媽在去了教會之後,有了信仰和寄託,內心的鬱結完全釋放開,病無藥而治。

經上有言:人活著不僅僅靠食物,乃是靠上帝口中的話。

同樣的環境在別人也許是患難,在有喜樂的人反而成為祝福。只要心中有喜樂,即使遇到不幸也能成為機會,因為萬事互相效力。

箴言 17:22 
喜樂的心、乃是良藥.憂傷的靈、使骨枯乾。 

Proverbs 17:22 
A, But a broken spirit dries up the bones.